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8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最后的一球("我的人生因你而完整。")

書城自編碼: 2438368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
作者: 岛田庄司
國際書號(ISBN): 9787513315333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7-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216/97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34.3

我要買

share:


>>已可使用PayMe付款...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最是元曲销魂
《 最是元曲销魂 》

售價:HK$ 79.4
DK科学历史百科全书(一本关于科学发现和发明历史的终极视觉指南)
《 DK科学历史百科全书(一本关于科学发现和发明历史的终极视觉指南) 》

售價:HK$ 296.7
清代档案史料选编(全四册)
《 清代档案史料选编(全四册) 》

售價:HK$ 552.0
中国石刻书法精粹  铁山大集经
《 中国石刻书法精粹 铁山大集经 》

售價:HK$ 158.7
非常容易跟着做  时尚烫花(造花)技法
《 非常容易跟着做 时尚烫花(造花)技法 》

售價:HK$ 56.4
奇楠·沉香(收藏版)
《 奇楠·沉香(收藏版) 》

售價:HK$ 989.0
大话数据分析2—Tableau数据可视化企业应用实战
《 大话数据分析2—Tableau数据可视化企业应用实战 》

售價:HK$ 90.9
陌生人社会的伦理问题研究(当代中国社会道德建设理论与实践研究丛书)
《 陌生人社会的伦理问题研究(当代中国社会道德建设理论与实践研究丛书) 》

售價:HK$ 78.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38.4
《 帝都卫星轨道 》
+

HK$ 34.3
《 P的密室(友人揭秘御手洗童年经历,解开日后奇怪性格形成之谜) 》
+

HK$ 56.0
《 犬坊里美的冒险(岛田庄司首次尝试以年轻女律师为主角,日本本格版"律政俏佳人") 》
+

HK$ 44.8
《 天国的子弹(推理大神岛田庄司最新力作) 》
+

HK$ 54.0
《 火刑都市(日本推理小说之神岛田庄司作品) 》
+

HK$ 46.2
《 灵魂离体杀人事件(推理之神岛田庄司作品) 》
編輯推薦:
艰难的职棒之路
令人热血沸腾的最后一投
棒球男儿的决战舞台
御手洗只能甘当配角
內容簡介:
艰难的职棒之路令人热血沸腾的最后一投棒球男儿的决战舞台御手洗只能甘当配角“我想知道母亲企图自杀的理由。”上门寻求御手洗洁帮助的青年这么说道。实际调查之后,御手洗发现,青年一家被高利贷公司纠缠,即使上了法庭也肯定会败诉。正当御手洗一筹莫展之际,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掉了所有不利的证据……
这样的奇迹,是一位天才棒球击球手与一位二流投手,一起送给他们的珍贵礼物。
關於作者:
岛田庄司,日本推理之神,当代最伟大的推理小说作家之一。1948年10月12日出生于广岛,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做过卡车司机、插画师和占星师,制作过私人唱片。1980年以一部《占星术杀人魔法》出道,为日本乃至世界推理文学的发展打开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之后陆续发表《斜屋犯罪》、《异邦骑士》、《奇想,天动》、《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黑暗坡食人树》、《眩晕》、《螺丝人》等作品,均为场景宏大、诡计离奇的不朽之作。其笔下塑造的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两大神探个性鲜明,已成为无人不知的经典形象。
內容試閱
1
对我来说,发生“俄罗斯幽灵军舰事件”的一九九三年的夏天尤为难忘。这一年,因为夏天闷热异常,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大汗淋漓的情景;还因为有美国的来访者,英语方面的压力亦使我汗如雨下。
自此之后大约两个月,那时吹过马车道的风也变得凉爽起来、但俄罗斯军舰事件带来的兴奋还没有消退十月的事情。
御手洗一个人来来回回不停地在起居室的地板上踱着步子,我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思考问题时的癖好。但目前又没有事件的委托,那他到底在思考什么呢?
“御手洗!”我把坐在沙发上看着的杂志放到一边喊他,“喂,御手洗!”
“嗯?什么事?”他好像才听到似的回应我。
“我静不下来呀,你坐下来好不好?弄得像家里有头熊一样。你在想些什么呢?”
“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御手洗说。
“呃??说了什么?”
“记忆由心脏掌管。动脑时亦需动脚。”
“欸??”我说:“原来记忆位于心脏啊,那么你现在也在动脑咯。”
“他给弟子们授课也是常常在野外边走边讲。”
我点点头说:“那我们也出门走走吧?”
炎热的季节过去了,附近已然完全凉快起来。
“要不我们散散步,去山下公园吧?去那儿看海。”
“看湖怎么样?”御手洗跟着说道。
“湖?”
“没错,那是北边的湖面,美得仿佛人的心灵都会受到洗涤。湖面一片蔚蓝,倒映出群山积雪。看着这美景,人们不禁会思考冬天的真谛。这咄咄逼人的寒气叫人直面自己沉寂的灵魂。”
“这附近哪里有湖?诹访湖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啊,是北边啊,那么是支笏湖吗?听起来不错呀,到北边的湖去,洗个露天浴再喝上杯热酒??”
“去芬兰怎么样?赫尔辛基向北一点儿有个湖叫派延奈湖。湖一直延伸到山间,美得令人难以置信。热酒大概是不会有了,但马上就是飘雪的季节了,再没比这更梦幻的湖水了吧。”
我吃了一惊,接着轻笑道:“别开玩笑嘛。”
御手洗摊摊双手,一脸错愕:“为什么不?开车只要几个小时呀。”
“从哪儿开?!”
“那里还有山间小屋。就是那种涂着茶色油漆的木板房子。所有的窗户上都挂着蕾丝窗帘。可真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呢。”
“你是说赫尔辛基?芬兰?我又没去过!”
“所以我们不正是要去吗,石冈?”
“那里说横滨话吗?还是要说大阪话呢?”
御手洗又开始边走动边说道:“说英语就够了。”
“这我可不会啊!”我焦躁地说。一大声说话,胸口忽然变得好难受。
“啊,疼??”说着我就从沙发滑落下来,蹲坐在地板上。渐渐地,即便如此也忍受不住疼痛,便单手撑在地上。
“咦,石冈,你这是罢工吗?”
“才不是,真的很难受呢。”我说。
“是吗?哪里难受?”
“烧心,还有胃胀。”
“到底是哪一种?”
“说什么哪一种,两种都有不可以吗?”
“石冈,烧心和胃胀可是由完全不同的因素引起的症状啊。”
“但是肠胃药的盒子上就是这么写的呀。”
“就算肠胃药的盒子上这么写了,也不能就这么直接吃下去吧。自己得正确了解自己的症状才行。心里感觉恶心的是烧心,感觉消化不良、胃很沉重的叫胃胀。”
“唔。”
“你是哪一种?”
“不知道??”
“不知道??那可是你自己的胃吧?”
“怎么会突然疼起来了呢?”
“这个嘛,是因为我对你说了‘要说英语’。”
“这样啊。不对,虽然是这样没错??不是问这个啦!我是问医学上的原因是什么。”
“烧心是指胃酸上升到食道,并由于它强烈的酸性使食道壁受到腐蚀的状态。”
“胃胀呢?”
“是指胃酸分泌得太少了,吃下去的东西长时间停留在胃里的状态。”
“唔,那我一定是前者了。”
“哦,是吗。”
“胃酸的酸性有那么强呀?”
“强过梅干一百倍。”
“咦,那我该怎么办?”
“你的情况的话,我想想??这个症状的话是有特效药的。”
“真的吗?快给我嘛。”
“那就是你必须精通英语。不然永远都会一听到英语啦外国啦烧心就反复发作哟。”
“疼疼疼??”
“看,就像这样。”
我按住胸口,横躺在地上,只听见御手洗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似乎是开了冰箱门。然后脚步声又逐渐靠近。
“给你牛奶,喝了吧。”
“牛奶?”
杯子里盛了牛奶。
“牛奶会迅速降低胃中的酸性度。如果你的确是因为胃酸过多的话。”
听他这么说,我在地上接过杯子喝下牛奶,果真一下子轻松许多。
“啊,舒服多了。”
御手洗缓缓在我对面坐下,说:“石冈啊,你也够可以的,给我演这么一出戏。”
“这不是演戏,是真的!”我说。
“但是如果是胃胀的话,最好别喝牛奶。减弱胃内部酸性度的条件有很多种。譬如抽烟、运动、热水澡、睡觉等。如果消化力有减弱的趋势的话,最好刚吃完饭不要立刻做这些事。胃的消化酶能消化的东西就只有蛋白质。所以如果消化力下降得很厉害的话,新鲜蔬菜最好别吃了。鸡胸肉很容易被消化,但是切忌油炸食物,这个不容易消化。吃奶酪是个不错的选择。”
“唔??但是,如果消化酶只消化蛋白质的话,为什么胃没有被消化掉呢?那也是蛋白质吧?”
“问得好啊石冈。这是因为胃有粘膜。但是正因如此,胃壁细胞的寿命才非常短。三四天就会更新一次。顺便说下,骨头两年、睫毛五个月、皮肤细胞二十天就会更新。”
“欸,那么说的话??”话音未落,便传来敲门声。
“石冈,快从地上爬起来。别弄得像我刚欺负了你似的。开门去看看是谁。”
“不外乎就是推销报纸一类的嘛。”
我站起来,走到门那边。一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发型华丽的男青年,帅气得仿佛是从女性杂志的“想要和他约会的男子”特辑页上剪下来的一样。略带茶色的头发,处处夹杂着挑染。当时大体而言只有女性才会做这样的头发。
“请问,您是石冈先生吗?”他客气地问道。
“是我。”我回答。
“请问御手洗先生他??”
“他就坐在那边的沙发上。”我指指身后,青年将目光轻轻投向那里,问:“我可以和他说几句话吗?”
“当然可以,快请进!”应声的是远处的御手洗本人。
青年略显拘谨地进入房间内,坐在御手洗面前的沙发上。
“我让石冈去泡茶吧??”御手洗话音刚落,青年便伸手阻拦说:“啊,请别费心。实际上我刚刚还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就为了下个决心,我一直闷坐在那里发愁,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样啊,那么石冈,你坐这儿吧。正好你才说胃不舒服吧?对了,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青年微微低头陷入思考。接着缓缓抬起架着无框眼镜的脸庞。片刻又低下了头。
“很难启齿吗?”御手洗问。
“不,也不是??不对,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难以启齿。这事太微不足道了,我不知该不该说出来。”
“你的工作是鼓捣头发吗?”
“欸?是的,我是名美容师。在秋山村开美容院。”
“秋山村??”
“对,在山梨县。”
“离那儿最近的车站在哪儿?”
“在中央干线上的上野原。从那儿再搭巴士坐二十分钟,到南都留郡??”
“嗬。”
“那地方在非常偏僻的山里。店里的客人净是些农家大婶。年轻姑娘只有正月和成人礼的时候才会来。”
“唔。”
“那里几乎没住什么年轻人。美容院就孤零零地立在田间,一到插秧的时候,我就在青蛙的大合唱中工作。”
“听起来是个好地方呀。”
“但是工作一点意思也没有,真犯愁啊??这地方一点也不像需要美容院的样子嘛,为什么要开美容院呢?啊不,我又不是特地过来商量这事的。”
“是谁开设的?”
“是母亲开的,在我小时候。母亲现在身体不大好,差不多只有客人指名她的时候才会来店里。”
“唔,那么店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你母亲怎么了?”
“对,我母亲她自杀??”
“自杀?去世了?”御手洗问。
“没有,是自杀未遂。她打算上吊。但是绳子断了,所以她说下巴疼。”
“这可不得了。不管怎样,所幸没事。”
“是啊,不知道今后母亲能不能好起来??”
“这就是你主要想和我商量的事吗?”
“不对,不是这件事,我母亲写了一封遗书??”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